婧叁_正空手摸咸鱼

五年痴漢三年英廚,勇漫新人報道~畢生願望就是宅在家裏碎覺_(:з」∠)_APH雜食者,學習壓力螺旋上升狀態……混圈失敗(¦3[▓▓]

卖只安利(ღ˘⌣˘ღ)40ex真的好用的!像我这种不喜欢用眼药水但是眼睛干的眼镜狗绝对需要啊~
之前在网易考拉上看到(大约?),后来又有小伙伴强推,说是营养+去红眼丝……想着试下的!当时感觉自己太容易被打动的说😳脸打得嘿嘿嘿响(º﹃º )

……不我真的不会编了……就是很ok啦…比fx便宜好多好多【反正我就是穷怎么了? 听说是性价比高的…是不是我也不太清楚😳

依旧在作业之中做一条废鱼( •̥́ ˍ •̀ू )

【勇漫】没吃药的24集的分析

○| ̄|_.。原谅我今天才看24集——

编剧组你们不是说要扭转坑王三叔的坑所以23集才来的辣么晚吗??为什么21到23延续着不吃药的拖沓进度到了24我还以为只等了一周是来看荼爷虐boss的结果除了神荼他弟阿赛尔这个小BOSS连龙sir和罗家都来串场了exm??是不是还有苏家小少爷也来凑神龙编剧组是来虐观众老爷们的你们这是要搞大事啊!还有为什么荼爷给胸器小姐姐解释的次数会多过第一季时给安岩的解释次数啊区别对待吗??这是还有安岩小天使的台词竟然这么少不科学啊最后“我得去帮他”可以有啊嘿嘿嘿(ノω<。)ノ))☆不过最后风筝拿到圣珠那一段我真的给满分不怕你骄傲【绝对不只有我一人想起番外丰绅的《三字经》你怎么不入鬼畜区




综上说述【正经脸】,编剧组的意图是可以猜测的:

一,快速完结云半程boss和安岩拯救事件,神荼追妻模式暂停安岩后宫模式开启。【你还站荼岩cp的是吧喂


二,勇漫这个不吃药又不要脸的动漫会开满满当当全是坑的第三季,而且第三季才会是真正意义上的《勇者大冒险·黄泉笔记》,之前坑骗播放量的大电影才不是什么黄泉笔记。


三,之前的第一季是以神荼寻亲作主线,第二季以安岩追夫作导火索,那第三季有可能是以圣珠争夺作为铺垫,引出神荼和阿赛尔·秦家族的秘密,而第一季所出现的丰绅老豆和珅定会现身,而潜伏在暗线的F.A.M、罗家、苏家甚至是秦家可能也会有动静。


四,虽然我认为这不太科学,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编剧组懒得的吃药选择走小说和漫画的套路(至少龙sir复活和漫画的解释有点关联而没看漫画的大概不知道)


五,勇漫有大坑入坑需谨慎。需谨慎。需谨慎。(重说三)



感谢观众老爷对勇漫和lo主的关怀……

【荼岩】囚后 第一章(2)(3)

第一章



前篇回顾:

我下意识掏出手机。开机的过程中我才想起:我并不记得这位仁兄的名字。也是,连自己名字都不记得的人还能记得别人这种事几率微乎其微。


额……今年是2015年7月份吧……好端端的怎么多了两年?



(2)

多了两年,也就是2017年七月……总该不会是穿越的剧本,作者没这么狗血。我安慰自己,【岩:喂喂立两个大flag真的不是你的恶趣味?婧:诶嘿~】其实还有可能是因为这里没有信号,而安卓系统的手机通常是按网络数据来规定时间的,没网就随便冒出来个数也是意料之中。

总的来说,拿回了手机这件事情足以让我欢呼一小阵子。投射阳光的地方已然失宠,地毯上冰凉凉的,原先不敢肆虐横行的寒气现如今霸道的拢在我暴露在外的皮肤。我不敢冒然着凉,这会使的出去更艰难。耳畔声音响起,这次调笑的意味散失,肃杀如严冬——


“回床上。想活下去的话。”


啊?你还想让我活?别不按套路走我也会很困扰的好吗?可我这时不可能想这么多了,我只有短袖和牛仔裤的庇护,体感温度下降到15度左右,赶紧抛开羞耻心蜷缩在沾有不明液体的棉被里,只露出眼睛在外茫然的胡思乱想。


若是别人的声音也许我的身体不会反应的这么快吧……我有点哭笑不得,抱着并未因寒冷而颤抖的双腿,这个声音音色和前两次不同,更像是一个特别严肃的医生——



“先生,这病……”

“医生您再想想办法,真的我什么都愿意做!”

“医生,孩子又大出血了!”

“求求你,求求你……”

“我们医院确实无能为力了……还是转去大医院吧……”



我想起来了,这就是那个医生的声音,我无论在那个床上,永远不可能忘记的门外的噩梦:男人嘶哑的恳求声,医生白大褂与什么衣料的摩擦声,护士推过药台轮子咕噜咕噜的滚动声,还有手术闸门骤闭的咔擦声。


嘿,是不是那个老人家?我小时候就那么有魅力吗?嘿嘿。

可我笑不出来。鼻头一酸,眼前努力克制的白雾刷的一下模糊,分不清到底是雾,亦或是眼泪。当囊在被窝里又不敢哭的病房场景再一次重演时我也真是一点防备也没有,顾不上屏息只能咬住下唇,本该嘶叫的硬生生压抑成低吼,口腔里一阵铁锈味。


像童年回忆中的大多数夜晚,哭的不能自已,那拼命砌好的高墙在意识冲刷下归为尘土。


一夜无梦,只是那个之前脑海里出现的男人长而纤细的背影,特别冷,特别孤寂。可我看着他,不由自主的带上在记忆中从未有过的满足的嘴角。


有什么人改变了我,什么东西和以前不一样了。我想着,醒了过来。




(3)


有人说,时间能让人忘记疼;但我觉得,时间只能让人习惯疼。* 疼多了,就知道怎么样使伤痛看麻木,就知道该用什么方式撒谎,人们称之为坚强的谎言。有时候拥有清晰认知并非好事。


现在是第二日,我感知上的第二日。手机上的时间是否是错误我不能下断定,可我没法使自己相信它。于是我跳下床做肩部运动,继续搜找能出门的法子。


我开始理顺思路:现在我有一块木牌、一张纸条、在刚刚醒来那阵又找到了一只签字笔、一本空白的笔记本(看起来很新),以及一个空荡荡的背包,背包外面有一柔软的玩偶。我满怀期待的捏捏,希望是有录音(我可能带入密室逃脱游戏了?)的机械玩具,哪怕来一句“moda”也很好啊!咳嗯,我开玩笑的。

房间是布局中最好的坐北朝南,以基础的地理知识来看,我还在北半球的中纬部地区,就在北京内也有可能。


整理线索期间我猛然想起一个至关重要的事情:我应该接近一天没有进食了,可进食的欲望几乎没有。实际上这还是个好的信息,毕竟在这个房间里我并没有找到一块哪怕是腐烂的食物。五感俱在,但心里种着的不安怎么也铲除不去。


我是最后搜查梳妆柜的,我以为以绑我来的愉悦犯角度来说,不可能把开门那玩意直接给我——如果是,估计情况会更糟糕。梳妆台台上收拾得很干净,但不合场景的是一盆含苞待放的紫色花蕾,安安静静的待在根茎上方,很艳丽,出奇的看起来很老实。梳妆柜有个小保险柜是我始料不及的——


别告诉我还想玩点什么更有趣的,我恕不奉陪啊……


保险柜的缝隙里透出一张锡纸的一角,看来是要扯出来——但干嘛是锡纸?厕纸都可以写字你见过用锡纸——


好。我服。

锡纸其实没写字,原来是用来撕开的是吧?这会玩的技能我就服你一个。



“谶曰,

唯日与月。吓民之极。

应运而兴。其色曰赤。

颂曰,

枝枝叶叶现金光。晃晃郎郎照四方。

江东岸上光明起。探空说偈有真主。”



等等这是啥?






TBC



*来自《another》,心疼两只小天使。

这样算双更……?(滚)未来好几天可能都不会出现,因为搬家只剩下流量了……

ps,这首诗确实存在,现记载的书籍是95年的,所以真实性无法考据,大家可以猜测是谁——







tips:勇漫16集。【真的暴露了吧】【回去看看先】

虽然知道荷兰扣球超厉害的……没想到中国对荷兰女排第二局还是拉据战,中国女排加油(ง •̀_•́)ง

【荼岩】点进来后记得刷牙的十五题①~⑤ (题文无关)

∑q|゚Д゚|p     我要吃狗粮不要阻止我!!七夕早过了大晚上的两个男人就不要秀恩爱了啊!【来自lo主的公车上的怒吼。【是的这是昨天天掉了一路血空空的血槽


(*Φ皿Φ*)  没错就是又白又甜的十五题,剩下十五题遥遥无期(x


(๑•̀ㅂ•́)و✧没问题的话……请继续?




【①作家荼x小透明岩】


安岩说,围观沈图的签售会一开始我是拒绝的。如果不是瑞秋软硬兼施我才我不会帮她干站着排队。


好歹安岩也是写手,虽然是小透明,但内心一直是向沈图这个作家的,无论是在笔触上,还是现在特别逼格的样子都好棒——


“安岩,安岩?”已经很前了,离前面只剩下一排了。人山人海的,瑞秋竟然能挤进来,安岩不自觉地想到了罗平被挤掉了墨镜给瑞秋开路的样子,简直可以画进少女漫画了。


“——总之很抱歉啦。诶,安岩你怎么流鼻血了?”瑞秋看起来很担心,转身从背包里抽出纸巾帮他捏着鼻梁。


啊好像是真的。面对瑞秋躲开就是不识时务,安岩干脆低下头,方便让她按着。也就没考虑到两人的距离已经很近了。瑞秋的鼻息已经喷在他眼角的细毛上,有点发痒,只是不小心的歪了歪脑袋——


安岩真的没想到沈图那家伙会脸一沉翻过桌子和一道护栏跳过来把妹子都吓坏了(看头条上是这么写的),然后像母鸡一样领着安岩跑到了签售台后——


然后就出去了!出去了!耽美文里说好的羞耻play呢说好的台后kiss呢?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诶,我最近是不是有点春心泛滥了啊?


安岩的所有心思肯定都供在脸上了,因为沈图盯了很久。讲真就等着翻一个白眼破功了,沈图又走过来,手轻轻揉了揉安岩已经红透了的耳尖,“二货。”


你问再然后?没啦。只不过是第二天中午小天使就在O江上发布了延更通知,还是连原因都不带的那种。





【②老师荼x奶茶店老板岩】


话说M中有一美貌男教师,其人“姿容既好,神情亦佳”,有条大长腿不说,偏偏还生得比女人还白皙;再加上一双冷气十足的墨蓝瞳色和最近流行起“安静的美男子”,这货在校内校外知名度都很高的,还有好几个粉丝群,一般人是经不起入群考核的。


要不要这么屌,要不要这么男性公敌啊。


M中旁边的奶茶店老板安岩实为神荼迷弟,不敢对那个“现代潘安”有什么肖想,每周五下午6点整等着那个门神过来要上一杯珍珠奶茶就心满意足了。


为什么要叫门神?一是因神荼之名远扬校门内外,二则是这人到现在身边竟然还没有女朋友,整的像个清心寡欲一心教书的门神——等等这个门神有什么关系?


转移镜头,奶茶店老板安岩正在在和小店员斗嘴。所以老板就不可以站在柜台吗?老板就不可以痴汉美男子吗?老板就不可以当攻吗?有没有天理啦!


安岩揉揉太阳穴,瞄一眼手表。很好现在是5:14,于是两人浑然失去没营养贫嘴的兴趣,结局是带着挑衅意味的小店员和安老板下赌:今天神荼肯定不会来奶茶店。人家姑娘还把打赌发上微博了。


安岩开始绞尽脑汁,怎么样才能确保神荼能从学校里拖出来是个很严肃的问题。安岩想,这绝对比莎士比亚的“TO BE OR NOT TO BE”更严肃。


于是安老板平生第一次套着路过M中妹子借的校服外套闯进M中。靠着粉丝圈里得到的消息,安岩开始一层一层的找,还要躲过路人老师甲乙丙丁。体♂感♂非常刺♂激♂,事后安岩这样总结。


“高二级,高二级……”安岩斜着眼去看一块块凸出来的绿牌子,想着神荼的脸,警惕就放松了,直接撞上刚从办公室里出来的老师。


老师是神荼,因为他身上总是有股淡淡的红茶味,所以安岩一下子便认了出来。神荼原本是皱着眉头的,待安老板抬起头眉宇间的川字更深。还没等安岩解释些什么,就被一把抓进了他的单人办公室。


“先进去再说。”


很快安岩的手机就会收到这样的微信:


嘿安老板你听说过【办公室play】吗;-)输了就输了呗绝对不会成为嘲笑你的段子的。不过我会加紧时间赶本子~我力挺荼岩cp不逆。还有记得赌注是五年免费奶茶么么哒。


from善解人意的店员






【③饲主荼x兔子岩(神荼视角)】


有一种生物,上班前要发张爱心早餐上微博,上班一开始就想着“啊怎么还没下班”,下班人已经不见踪影,一到晚上就一身轻松的派发有毒鸡汤和优质狗粮。哦这种生物全名叫做巴拉拉能量·喂你口粮·酸臭味·恋爱狗。


哦好像神总裁今天又早退了。这样算不算?


……


以上对话被收录在《霸道总裁教你如何裁员》。


而神荼并没有想这么多,反正在家等他的不是人,而是只叫安岩的家兔。


“我回来了。”太过平静的屋子让神荼恍惚间以为他从来就没有安岩的存在,心里油然而生一种不安的预感。这时他顾不得提包还在手里,一只皮鞋被踢倒,终于在浴缸旁边找到这只蜷缩成一团、哼唧哼唧的小家伙。


当神荼把这只麻烦的小家伙捧起来时它本应该会挣扎的很厉害,但是今天一动也不动的看起来特别乖,而微微抽搐的后腿却告诉神荼它其实很痛苦。神荼也慌了神,他并没有照顾兔子的经验,赶忙跑出公寓打的去了最近的宠物医院。


不过实际上这货只是吃撑了而已。兽医先生很无奈,虽然是很帅但拜托你先出去下行吗怎么你想让那群女人站在门外堵客嘛?还要不要人做生意啊?


神荼眼皮一跳,不敢说什么,问了几句照顾兔子的办法抱起安岩转身就走。你以为总裁很想沐浴在视奸之下吗?exm?


坐在的士后座的神荼低下头,看着安稳下来的安岩开始眯眼。就算是神荼再冷冰冰的视线也不自觉温软下来。只要是神荼在家,安岩就没办法消停下来,时不时跳起来,或者把桌子上的零嘴“不经意”的踢下去……但神荼就是狠不下心把安岩关进笼子里。有句话叫什么,哦,你折磨人的小妖精。


呵呵那他家里这叫兔子精,而且是很会闹很会卖萌的那种。


神荼感受到手心一阵粘稠的汗意,将安岩拎到怀里揉了揉,看着安岩不安分的踢了踢他,脸上挂上一星点笑意。


“二货,下次换种安全点的方式我会更满意的。”






【④针灸医师荼x病人岩】*(欸这个梗在看第一季时我就想写了嘿嘿嘿)


安岩,20岁,大四学生,现在正接受一旁四个老人既带看热闹有带点怜悯的目光摧残,手里攒着号码218。抬头看看显示屏,前面还有三个人,岁数都是40往上的。安岩现在是坐不下去也跑不掉了,像在陷阱里嗷嗷哭的小兽,直接下誓要是这次能好彻底了,他就再也不给那群张口就是要肉的小妖精们投食了。想着想着,安岩的屁股又挪开椅子一公分,显然是很嫌弃医院专用的不锈钢椅子。


这次其实还算幸运,由于前几天学生会要筹备迎新辞,笔直笔直的安岩一被学妹夸起来就fly上天肯定是没法子逃掉的;一周前作死点图还是十几张那种……加上安岩的常年死宅属性,只是右肩膀肿痛,腰椎没问题是万幸了。


哎我说我敬您是长辈但也别什么都不知道还向我投递安抚性质这么低的眼光好吗?安岩闭上眼皮翻了个白眼,在椅子上头歪着闭目养神,转向听号码的声音。


“218号,218号。”


“哎是我是我——嗷!”反应过快也是一种病,机(sang)智(xin)可(bing)爱(kuang)的玩家你已成功吸引半层楼护士姐姐和病人的眼光。


安岩红着张脸,一边捂着肩膀一边嘶牙地走进房间。


医生很年轻,年龄像是和安岩没差,却已经是那个白发斑斑的老医生的助手。在偷听了几个老人的八卦后知道这就是老者的独传弟子,一进医院就已经跳过实习这一关——


用江小猪的方言,反正也是别人家的孩子羡慕个撒子?


“坐。”医生说话都是这么简洁吗?


“噢。”


“疼?”他轻轻捏了捏安岩的肩膀。


安岩是知道这只不过是医生最基础的“试”,但还带着一点点、或者不止一点点的不服气,对道,“嘶,其实还好……哇啊啊、唔——”声音被捂住了。


我去不早点说医生你抖S啊!


安岩还没来得及吐槽,针很快就扎下去了。“先坐着别动。”医生转身拿药,安岩眼睛一瞬间瞄见了口袋上方的名字。


神……荼?


呦还真有第二个人姓神啊?!那我是不是改口叫神医比较好?


安岩背后是神荼给他垫上的枕头,高度刚好,安岩左侧着身体就开始眼睛朦胧。


也就没有看到他说的神医,正拿着他那份病历翻到首页,“安岩……?!”


神荼想道,应该不会再有第二个有家族病史、帝都燕坪人、带金丝眼镜二缺到飞起的二货叫安岩了。


(家族病史原创,来自?集丰绅视角安岩过往。)

(私设是两人在相遇之前有过一面之缘)





【⑤哥哥荼x弟弟岩】*(私设ooc)


小的时候安岩赖床可是很可怕的。晚上蹦蹦跳跳就是不肯睡,早上一睡就是到太阳公公晒屁股。他妈使出杀手锏“睡得多的孩子会变成猪”也只是吓到安岩晚上哭着要神荼哥哥一起睡觉让神荼叫他起床——而两个礼拜后又死灰复燃。


神荼也表示受不了这个可怕的老弟,表示这样下去会熬出黑眼圈——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他趁着老弟睡着,跑去到书房的事先铺好被子的榻榻米去睡了。


万万没想到这熊孩子夜晚一翻身竟能感觉到旁边被窝很凉以为哥哥被绑架到月亮上闹翻了整栋屋子。安岩最早起的一次就发生在十年前的这一天,神荼记忆太深了,因为这也是他被起的最早的一天——清晨4:59,差一分钟5点。不用睡了。


呵呵别提多尴尬了。


但这绝对不是弟弟用来绑架我睡在他身边的理由。不过那时被他叫哥哥的感觉真好。神荼撑脸盯着安岩脸红捂腰炸毛的样子,舔了舔上唇,餍足的想到。





TBC(?)






先发这么多吧剩下五题五题的发好了……ps,这样好像已经超出段子的字数了嘢……唔,就问问到底是段子好还是小短片好(喂差别不大好吗)

啊对了,欢迎捉虫。这里是婧叁……大概?


发现下来火车信号更不好了……saddddd

【荼岩】囚后

第一章



(1)

在混沌了两个小时(我大概估算着)后,我决定放弃纠结。记忆中有诸多断裂和自相矛盾的地方,但直觉告诉我,一定这个诡异的房间有关。现在出去才是最紧要的,而出去之前我必须找到钥匙。


我想到了最近蛮火热的一款真人游戏叫密室逃脱,也考虑过这种可能性。但不得不说如果只是游戏,对方下这么大手笔——我认为这里的家具和布置至少不是一个普通有钱人买得起的,并且让人死在这样的房间,说是仇人更像是愉悦犯。至少刚才的蓝色荧光粉是可以这样解释的。


我扶了扶眼镜,装作“没错真相只有一个”的柯南桑一边翻箱倒柜,就期待着来点线索。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床头柜的第三格,我找到了应该在床头的手机;在系着帘布的麻绳上又找到了一块木牌,很轻,看起来像块令牌。上面贴着一张全家福,但照片上的四个人里,只有最小的孩子是笑着的,哥哥和父母紧呡着嘴,像是要隐藏些什么。我唏嘘一阵不自主的把这块牌子塞进裤兜。我也不知道我干嘛拿走它,但好像有人对我说过在这很重要,也许我记起来后能把它带给需要它的人吧。


接下来找到的东西开始向鬼畜进发:床单下面是一张纸条和……和一个用过的套?为什么会出现套套啊!我用一百种方法诅咒把我绑到这来的人,套套周围有些发黄,很显然曾经里面装了点什么而且没扎好,流到外面还干掉了。我险些失去拾起那张纸条的勇气,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安然睡在这张床上的……厚着脸皮领起纸条一角,我看到了这样几个字:

「郁垒,利用」

字是形容不了的霸气,像是来自一位帝王——这个年代还有人能练字练成这样,也算是发扬国辉了。啧啧称奇同时,我努力想了想郁垒的含义。郁垒不就是贴着的门神嘛,有什么能利用的,还把他从画上剪下来吓人啊。搔搔后脑勺,脑补一个面目狰狞的门神提着把关月刀追着我跑,这画面美得不忍直视啊……等等为什么是关月刀?帅啊!

我拍拍脸颊收起脑洞,拉开了衣柜。衣柜里没有我想象中吓人的掉眼珠子满身是血的日本人偶,也没有与这房间相匹配的哥特式萝莉装(难道是我对西方绅士学有什么错误理解吗?!),里面——


全是印有一个男人头像的衬衫。


……可以这很痴汉。


我首先想到这头像是不是我,虽然这很自恋但这不失为正确的考量。虽然不是,总觉得这人在哪里见过——那张相片!

我翻出那块木牌,现在看来,这个男人像是照片里长大了的哥哥,一样的养眼,不一样的臭屁。我忍不住笑了一声,我会对只在照片上见到的人做出这种评价也是很可以啊。我脑内浮现出一个高大的男子,黑发间双眼眯细,却阻碍不了人们从那里望见其中如大海般温柔的瞳色。肤色白的瘆人,唇色很淡,要不是因为那条大长腿我才不会比他矮个10厘米——等等十厘米?照片和头像都没有腿出现——不想承认唯一一种可能就是我非常了解他,估计了解到了和这个痴汉没差的地步。


是不是他把我带到这里来的?我不太确定,或者说是刻意不去这样想,似乎在躲避什么。


那声闷笑的主人发话了,这次我听得非常清晰:“他对你,就这么重要吗?”

我有点糊涂了,但我知道现在不是自乱阵脚的时候。我在一堆白衬衫里找到了一件夹克,并试着套了上身。

夹克有点大,明显不是我的size,但我就是想这么一套。衣服上有好几个口袋,我试着像一个黑道老大一样抖两抖装(bi——),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了出来。

这是一卷羊皮,打开里面,从小到大整齐的放有金针。我还没开口吐槽“我去这人有点厉害还会针灸”,两眼一黑,记忆便开始滚动——


“疯了你!快给我拿下来啊!喂快拿下了我看不到路了!”

“一点天清,二点地——”

“疼疼疼啊……!我不想死啊!”

“一点天清,二点地明,张开你的慧眼吧!”

“找死啊,二缺你不要命了!”

“完了完了,我被你扎成色盲了!”

“……这叫开眼,二货。”

“喂,你说去了咱们出事的地方,就能弄明白咱是死是活了?”


……


“三十天学馗道?”


记忆中断。

悠悠转转醒过来,以阳光来看已经是接近黄昏了。我倒在衣柜面前睡着,或许是昏迷了有段时间,左腿已经没有知觉。扶着衣柜边缘慢慢站起来,脑子开始处理这些信息。

我应该是帝都燕坪人,出过事而且生死不明(但现在看来我活得好好的),而这个看起来有点臭屁的男人,就是照片上,我的金手指带bug队友,会馗道会开眼,应该关系不错(别问我是怎么看出来的)。而我们一起出过事?连接上自己原有的记忆,不难猜测是在414路上发生过什么。那他人呢?


我下意识掏出手机。开机的过程中我才想起:我并不记得这位仁兄的名字。也是,连自己名字都不记得的人还能记得别人这种事几率微乎其微。



额……说起来今年是2015年7月份吧……好端端的怎么多显示了两年?




TBC


诶嘿☆又是lo主我,欢迎留言(伸手臂)

【荼岩】囚后

  • 喜欢荼岩满两个月的新人……因为入坑时间不长所以我很怕写出来会ooc,所以一直拖到现在……文笔渣,小透明求罩hhh

  • 半架空向,逃脱梗,微惊悚,第一人称,HE大法好

  • 这章是试阅,如果能喜欢就太好了【比心】

  • 圈里太太好多好满足【一脸幸福】



我很清晰的记得,我昨天晚上只是刷刷朋友圈,为了赶上一个小时来一趟的414路很早就睡了。没有嗑药,没有喝酒,没有女票——


所以现在算什么情况啊……我习惯性的在床头摸索着眼镜,但带上眼镜后再一次被微妙的环境吓到。衣服是昨天早上那一套,我没有换睡衣的习惯。房间布局带着十九世纪的贵族风,墙纸糊上不乏暖意的米黄色,床和被单是崭新的玫瑰红而不是家里那张向宿舍看齐的木板床,房间里唯一一抹白色是带试衣镜的衣柜和从没法够着的窗子投入的日光。看起来现在已经是早上8、9点。

说白了就像个爱情酒店啊……就是不知道是哪个高人设计的,哪有把窗户弄得辣么高啊,监狱play也不是这么玩的吧!想想自己这个时间就算赶到那个破山庄差事也铁定黄了,倒不如好好回家打打机再补一觉啊,反正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就这样胡思乱想之间走到门口。


“砰。”


我去,这门咋这么重?质量也太过关了必须点赞啊!不行我再拉。


门纹丝不动。


再来老子就不信了。


恭喜玩家获得「断掉的手把」一个。


……你妹说好的质量过硬呢?!要不要这么打脸,就算是条咸鱼你也不该欺负我啊!!


在与门大战三百回合(划掉)后我开始自暴自弃地想把手把拧回去,才发现手把断裂处是原来一个锁孔。若不是没有用力拉开它,根本不可能有人察觉到。这时我才开始意识到,这不是梦,更不是在梦中成了什么AVG游戏*玩家,而是——


我被什么人囚禁于此,而对方在我没有丝毫察觉中下了手脚,是让我在这里等、死。


等、死。这比被不小心被楼上大妈一盆花砸死更可怕好吗。我掐了掐胳膊,啊哟我去还真没在做梦啊。冷汗划过背脊,而密室的空气俞渐愈冷,好像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我爆了句粗口,赶紧跑到阳光的视线之下躲避寒气。

“没事的没事的……”个屁!这么古怪的房间别说是我从来就没来过,就算是【——】也……


等等,我想说是谁来着?


恍惚间听到阵阵闷笑,鸡皮疙瘩起立致敬,我却找不到人的踪影。但也因此成功把我掉线的智商撤回来了两根。


真是暖和啊……我抬头望了望窗户,毕竟唯一能给予慰藉的只有这短暂的阳光了。

我吐出一大口浊气,伸手扶住床尾柱子起身,惊奇的看着沾染蓝色粉末状的左手指尖。像感应到什么,我缓缓转过头,转向被自己坐热的地毯一边的阴影处。

那摊蓝色粉末黏连在地毯细幼的动物毛皮里,却似乎能扑捉我的视线,淡淡的荧光显现着什么字,继而消失殆尽。


「你是谁???」


我发誓我又一次听到那声闷笑,而且更加接近了。


我是谁?我是……

谁?

在我的感知里,什么我不能触碰的黑暗在一点一点涨潮,死死相逼,紧接着把我押上了空无一人的断头台。




TBC

神隐两个月感觉神清气爽【bu

准备把旧的文字删掉一些然后进行修改……但大概是不会混圈了(感觉从始到终都没有认真过……)

啊……好废柴的自己啊……果然还是很难过的。

班里压力还是挺大的……加上各方老师从开学就给我刷存在感hhh

基本上手机软件是下了又删,删了又下。

说是好好学习手机还是很难松手(烟)

【英米】美妙的陷阱(雇主英x杀手米)

设定是雇主19岁英x杀手25岁米,杀手梗其实查完资料还是懵逼的所以私设和bug请务必(捂脸)

好想看掉进爱情圈子的味音痴^q^

关键词:普设、夜店、醉酒、雇主、杀手、薪酬、提问、教学

ps好久没动笔不知道大家作业有没动hhh(毒鸡汤)

那个带着墨镜的男子拉开缩在吧台里的木椅,地板木材与凳脚的摩擦声和陷入狂欢的舞曲没有和谐也不会人在意,但那个酒气泛在脸上的金发男孩眉毛狠狠地皱了皱,不出声。他小口小口地呡着黄绿相间的酒液,好像置身其外。

“嘿伙计,”男人招了招手,“拿个和这家伙一样的酒。谢谢!”他像个轻佻的游民向着那些裸露着乳房的女人们吹口哨,却露出太阳般灿烂的笑容。

金发男孩眯着眼盯着还在发出傻笑的男人的后脑勺。

那个人也一样,也有着这么漂亮的金发;还有一副令人生厌的「社会精英专用」无框眼镜,天知道他想用那副小得可怜的平光镜来遮掩肮脏、腥臭的铜钱味。

算了吧柯克兰,那也得是美钞,绝不是给蝼蚁苟且存活用的铜币。

“所以说,”男人的脑袋忽的转了过来,依旧是那张亚瑟想要撕烂的笑容,“你的清除单可是在上两个礼拜就收到了,不过hero我还是想见见雇主呢。很小孩子气,你说是吗。”

亚瑟左眼皮一跳,骂人的粗语险些脱口而出。冷静、冷静柯克兰,这家伙是跟基尔那蠢鸟混过的杀手,若是他愿意可能连自己命都不保。

男人看着亚瑟强装平静的表情和略微发颤的双肩叹了口气,收起嬉皮笑脸,想抚摸男孩单薄的背脊的手中途顿了顿,又缩了回来。

“好吧我的小雇主——好的好的柯克兰先生——不如我们多个买卖:减去我酬金里的两成来问几个问题,你愿意吗?”

看样子这个快抓到蝴蝶①的男孩还保留着一点理性,握着酒杯的指尖开始泛白。亚瑟鼻腔里冷哼了一声,“噢,我可没听说准则里有‘打探雇主目的和信息’这一项,不是吗hero先生。”

“但这比杀人有趣得多,先生。”男人如琥珀般的双瞳渗入趴在吧台上的人儿的祖母绿,可惜被墨镜掩盖得干净。他摊开那份沾着油渍和汉堡味的包装纸,“清除单上写着:夺取‘琼斯之子’②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双眼和心脏,一并送至指定地点。柯克兰。心脏容易取,双眼完整地去除还是要请专业医师做,这项目hero我不是专业户啊。”

“加钱?”亚瑟视觉有些模糊,左手轻轻摇晃杯子,发出意义不明的轻笑。

“我最不缺这种无聊的消耗品,”男人耸耸肩,“你知道的,我的业务不只会为你开设。我不过是想知道一些基本情报——呃别这样看着hero——比如像,你和琼斯是什么关系,你了解他什么……信息。诸如此类。”曾在监狱杀出生路的男人如今声线抑制不住发颤,他只好再一次耸肩,使用发胶最终失败的呆毛一动一动,显得像滑稽可笑。

亚瑟饶有趣味地看着这个戴墨镜的男人,事实上他一句也没听进,那头金发在眼前晃悠晃悠,出现了另一个男人的脸,男人一张一阖的双唇像是在邀请他进入得更深,把他要吃干抹净——

“柯克兰、唔……!”男人摘下墨镜,天蓝色的眼眸眨巴眨巴,继而转向在自己口腔里耕耘的亚瑟.柯克兰先生。他弯了弯眼角,手掌按在亚瑟的后脑门加深了这个吻。

人群随着另一首热曲的电子音舞着,他们坐脚角落里,是另一个世界。

“哈……hero先生,你看起来很年轻。”银丝落在亚瑟的白衬衫上,他意外的没有嫌弃,又或是说他已经完全沉醉在酒精麻痹和原始的快\感之中。亚瑟抬起头望进自己日夜思慕的天空,郑重地吻在男人的眼睑上。

“哈、哈啊……是的柯克兰先生。”男人满脸通红,睫毛颤抖着,嘴角却不自禁上扬得厉害。他扯过准备离开的男孩的衣领,舔\舐着他的耳环,满意地看到男孩颤抖着身体低声咒骂,“那你教我吧,当做这次的酬金,怎么样。”

“乐意奉陪,hero先生。”亚瑟毫不犹豫地环抱住顺着手腰间滑下去的人,露出想让这个杀手撕裂的笑脸。

可阿尔弗雷德不知道的是,他的心和眼睛,早就掉到名为亚瑟.柯克兰的陷阱,此后再也没有爬出来。

END

①:“周公梦蝶”典故化用。

②:私设,“琼斯之子”指的是老琼斯唯一的宝贝儿子(阿尔),老琼斯也是出名的杀手。

ps,两人到酒店爽了一晚上。 (其实是我不会写肉)(烟)

另,性\爱被一位博主称为美妙的“陷阱”(斜眼)

  

      莫名觉得cherry boy阿尔好可爱好棒的lo主^q^